当前位置:主页 > 武垣文化
恢复窄屏

肃宁县历史人物—武状元哈攀龙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

发布时间:2019-01-07 15:40  作者:admin

【人物介绍】
哈攀龙,回族,肃宁县人,生于清康熙四十六年(公元1707年)
卒于乾隆二十五年(公元1760年)。他力气非凡,武艺高强,乾隆二年(公元1737年)被乾隆皇帝钦点为武状元;他忠君爱国,为保卫边疆,维护国家统一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【正文】
肃宁县原属河间府管辖,哈攀龙的父亲名叫哈世荣,在河间府里当差。哈世荣粗通文墨,精通武艺。由于家境并不宽裕,因此把改变生活窘状的全部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,盼望着有朝一日蒙受皇恩,飞黄腾达,光宗耀祖。于是,教导哈攀龙读书习文,树立雄心壮志;熟练兵器,将来报效国家。哈攀龙聪明伶俐,一学就会,且有非凡的力气。一百多斤重的大刀,挥舞自如;数百斤重的石锁一哈腰就能举起。他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每日枕戈待旦,闻鸡起舞,经过多年刻苦习练,哈攀龙的武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。刀枪剑戟,样样精通,骑马射箭,箭无虚发。文韬武略,闻名遐迩。武科场上,他轻而易举考中秀才。雍正十年,即公元1432年,顺天府举行武科乡试,他一伸手,抓起千斤石狮,呼的一声举过头顶,绕场一周,面不改色,气不嘘喘,更兼刀马纯熟,一把大刀舞得风雨不透。乡试中力挫群雄,高中武举。

乾隆二年,即公元1737年,哈攀龙进京参加会试。当时,武举会试依例先外场考试。内容有骑射、步射、开弓、舞刀、掇石等。考完外场,再考内场,内场的考试内容,只有“策论”一项。经过层层考试,哈攀龙文武超群,乾隆帝甚为满意。当年十月二十日,在金碧辉煌的太和殿前,满朝文武两厢站立,一百余名新中武进士身穿公服,跪在阶下御道一侧,等候传胪。乾隆皇帝升座,传胪官高声诵呼:“一甲第一名武进士哈攀龙,授头等卫侍!”连诵三遍。哈攀龙出列跪地,叩头谢恩,武状元哈攀龙的名子,从此传遍全国。

乾隆七年,即公元1742年,哈攀龙被朝廷外派到福建,职务是兴化守城副将。副将为总兵的属官,从二品衔,统领一协军务。乾隆十一年,即公元1746年,又奉调赴南阳,升任总兵,为绿营军正二品武官,受提督统辖,掌理一镇军务。不久又调往福建海坛、漳州等镇,官职仍为总兵。
乾隆十二年,即公元1747年,哈攀龙母亲去世,按照乡俗辞去职务,回原籍肃宁服丧守孝。

从乾隆十二年,即公元1747年起,乾隆皇帝发动了平定大小金川叛乱的战争,而战事的发展,又出乎意料地不顺利。自古以来,忠孝不能两全,国家有难,大丈夫理当为国尽忠。乾隆十三年二月,哈攀龙主动请缨,戴孝出征。这年三月,哈攀龙赶到金川,向川陕总督张广泅报到。张广泅让他临时担任松潘镇总兵,随时听候调遣。当时,张广泅率领数万清兵,不顾当地地理环境,强行攻击金川人的碉楼,损兵折将,毫无进展。同时他不听将领们的建议,误信小金川良尔吉、王秋等人,使自已的行动随时为敌人所掌握,造成处处被动的局面。尽管哈攀龙在自己指挥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,但其他各处损兵折将,一塌糊涂,整条战线,清军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。这个时候,乾隆皇帝对前线总指挥、川陕总督张广泅的指挥能力发生了怀疑。为了尽快结束这场战争,任命军机大臣纳亲为经略大臣,前往四川,总理前线一切军务。

纳亲不懂军事,不考虑敌我双方的形势,下车伊始,求功心切,错误的指挥,让清军损失惨重,重庆镇总兵任举阵亡。乾隆皇帝得知消息,心里非常烦躁,下旨令纳亲,张广泅汇报军情,并要单独介绍哈攀龙的作战情况。两人一合计,干脆不报哈攀龙的战功,反把任举阵亡以及失败的责任,全部推到哈攀龙身上。 远在北京的乾隆皇帝,看罢纳亲、张广泅的奏折后,十分气恼,下诏:“前因哈攀龙,治大雄,哈尚德三人,年力正强,尚属骁勇,可备驱策,特发往金川军营,令及时自效,乃伊等到营,并未闻有克获建功之处,所领兵弁作何布置,作何攻取,亦未有一折奏闻,不知在彼所办何事?武弁身临行阵,坐守经年,不能攻坚陷阵,能无愧乎?着传旨询问,令明白回奏。”哈攀龙清楚自己是被诬陷的,于是连夜写出报告,向乾隆皇帝回奏。把自己如何多次率部克敌制胜,如何集中兵力夺取敌人要塞,以及如何把战况一一向张广泅汇报等情况,全部写在奏折上。同时,他还提出了质疑:纳亲、张广泅为何对皇上隐瞒这些事实?何故要枉加罪名,欲置他于死地?请皇上明辩事非,查明真相。乾隆皇帝接到哈攀龙的奏折后,大为震惊。与此同时,乾隆帝还接到了同为金川前线提督的岳钟琪告发纳亲、张广泅的奏折。其内容与哈攀龙的奏折大同小异。乾隆皇帝早就对纳亲、张广泅不满,将士们对他俩不服的情绪,也时有所闻。经哈攀龙、岳钟琪这一告发,很快下定了处理纳亲、张广泅的决心。乾隆十三年十二月,以“玩兵养寇,贻误军机,狡诈欺妄,有心误国,情恶重大”的罪名,将张广泅斩首。接着又以“退缩偷安,劳师糜响”罪名,下令将纳亲绑赴金川军营,用纳亲祖父遗留之刀,将其斩首军前。斩了张广泅、纳亲之后,乾隆又改派军机大臣,自己的妻舅傅恒为经略大臣,前往金川主持征讨事务。哈攀龙在主帅傅恒的亲自率领下,全力攻打色尔力石城。乾隆十四年初,即公元1749年正月二十日,莎罗奔遣人呈献求降书。傅恒代表清政府正式受降,任命莎罗奔仍为大金川土司,莎罗奔答应恢复向中央纳贡。至此,历时两年有余,调兵8万,耗银2000多万两的金川战争,终于暂时宣告结束。

鉴于哈攀龙屡建战功,傅恒决定给他请加三等功。钦定在原来的三等功之上,再加一等。并于当年九月,擢升他属甘肃固原提督。两年后,即乾隆十六年,公元1751年,又调属湖广提督,升为从一品武官。

哈攀龙自离开京师,转战南北十几年。其间,他不仅增长了实际领兵打仗的经验,而且在政治上也渐趋成熟。他按照乾隆皇帝的思想,认真考察军队中存在的弊端以及种种隐患,提出了加强部队管理,整饬弁兵纪律的措施,并把这些措施归纳成数条意见,写成奏折,报告皇帝。乾隆阅后大喜,认为这些意见对加强军队建设,防止边远地区养患生变,大有裨益,御批“嘉勉”。乾隆二十一年,即公元1756年,擢升哈攀龙为湖广提督,去掉原来的“署”字,成为正式提督。乾隆二十二年,即公元1757年,哈攀龙奉调贵州,任贵州提督。他上任以后,更加勤勉供职,严格治军,谨慎处理军务,成绩卓著。直到乾隆二十四年返京前,他一直署理云贵军务。

乾隆二十五年,即公元1760年,哈攀龙回京不久,即病逝于官邸。乾隆皇帝闻讯,非常悲痛,特赐一品武官礼遇,并亲自制词赞扬哈氏家族。
哈攀龙一生崇德尚武,屡建功勋,其武德家风对后代影响很大,有多人参加了此后各个时期的保家卫国战争,有数人为国捐躯。其尚武习俗也在肃宁得以传承,尽管冷兵器时代已经远去,但仍有部分村民常年坚持练武强身,2006 年,以武术套路为基本动作的肃宁武术戏被列为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
头条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