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武垣文化
恢复窄屏

肃宁县历史人物—刘春霖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

发布时间:2019-04-23 17:15  作者:admin

【人物介绍】
刘春霖,字润琴 ,号石云,生于清同治十一年(公元1872年)
卒于民国三十一年(公元1942年),(一说公元1944年)
肃宁县付佐乡北石宝村人,清光绪三十年甲辰科状元,任翰林院修撰。

【正文】
刘春霖自幼聪慧,在父亲的悉心培育下,两岁能读《三字经》,三岁能读文章,四岁开始临帖,六岁时的大字横平竖直,匀称周正,凡见过他字的人,无不称奇。

光绪十八年,刘春霖和哥哥刘春堂同中秀才,取得了科举入仕的资格。考中秀才后,两兄弟先到河间府学读书,后又随父来到保定。光绪十九年,即公元1893年,刘春霖考取了保定莲池书院。古莲花池由元代汝南王张柔始建,后成为国内十大园林之一。莲池书院自开办以来,就受到朝廷的重视,成为北方最高学府。一批又一批的书院学员历经十年寒窗之后,通过科举入仕,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才。

刘春霖就读书院时,院长是吴汝纶。吴汝纶,字挚甫,安徽桐城人,同治四年进士,内阁中书。曾任深、冀二州知州,后辞官不做,到莲池讲学。吴汝纶是维新人物,主张重视新学,变法自强。刘春霖在莲池书院苦读十年,倍受吴汝纶院长赏识,吴对他要求甚严,并经常为其“开小灶”,单独授课。在这十年中,刘春霖除认真学习官方规定的科举书目外,其它经史子集,诸子百家也广为涉猎。尤为可贵的是,在吴汝纶开设的“西文学堂”和“东文学堂”里大开眼界,丰富了知识内涵,使之成为接受过严格封建传统教育,同时又有进步思想和新型知识的学者。

光绪二十八年,即公元1902年,为乡试之年,刘春霖报名应试,考取了举人。

刘春霖考中举人后,正赶上河间府有治河工程,肃宁县需要一位县丞主管这项工程,相当于现在主管水利的副县长。有人劝他说,给知府送点银子,参加县丞的选拔。但刘春霖的志向不在眼前功利,而是有更远大的报负。他在后来的自述中说:“我虽大魁天下,但平生之志不在眼前功利”。他曾经刻有两枚印章,一枚“平生不在温饱”,一枚“居高望岳”,以自勉励。由此可见他的远大目标和追求。他攒足劲头,全力向着科举的最高殿堂——会试、殿试冲刺,为摘取状元桂冠,而努力拼搏。

光绪二十九年,即公元1903年,刘春霖和哥哥刘春堂前往河南开封参加礼部举行的会试。在这次会试中,刘春堂中试,接着殿试中三甲,赐同进士出身,外派沙雅,高淳等县做知县,民国后在国家文史馆工作。

刘春霖会试落第,但他没有气馁,回到保定不久,就带着父亲的书信,只身来到北京。寄居在父亲老友徐老板家里,等待来年慈禧太后七十大寿时的恩科大考。光绪三十年,即公元1904年,刘春霖又一次只身赶赴开封,参加会试。农历四月初十发榜,刘春霖考中“贡士” 。五月二十一日清晨,273名新科贡士,在监考官的引领下,进入紫禁城保和殿,在这里准备殿试。

五月二十二日,军机总理衙门大臣,文澜阁大学士王文韶等八位大臣,在文华殿阅卷,排列新科进士的成绩和名次。

甲辰恩科殿试,是科举制有史以来的最后一次,又是慈禧太后70寿辰的加科,当时废除科举的呼声已经很高,在这样的背景下开科,本就带有很多传奇色彩。所以对于本科殿试名次排定过程,历来说法不一,莫衷一是。比较流行的有这样一个版本:
说是八位阅卷大臣,在阅评完试卷后,从273本试卷中,选出前10本,并排出名次,准备送光绪皇帝钦点。这时有位大臣说:“还是先送太后老佛爷那里吧,这次恩科是因为她的70正寿而设,也理应由她决定名次。”于是,王文韶当天就将前10名的试卷排列好,首先呈送慈禧太后,请其钦定。慈禧展开厚厚的一摞卷子:第一名是广东举子朱汝珍的。她翻看到策论,只见正文首句写到:“国事可为痛哭流涕者……”,看到这句话,慈禧皱起眉头,心里说:“我万寿之际,他却痛哭流涕,真乃晦气!”随手把这本卷子放在一边。她又翻到第二份商衍鎏的卷子,商也是广东人,慈禧看到“广东”二字,心里就不舒服,他联想到广东的洪秀全、康有为、梁启超、孙中山……,随手把这本卷子也丢到一边。她翻到第三本卷子时,愣了一下神儿,又仔细端详了好一阵说:“这字写的很好,周正圆润,我很喜欢。”站在一旁的贴身侍女裕蓉龄说:“老祖宗记不得了,这不是去年为您抄写佛经的刘春霖的字吗?”慈禧听罢,若有所思,停了一下,说:“刘春霖,春风化雨,天降甘霖,这名起得好。殿试那天,恰逢天降大雨,吉利的象征啊。直隶又在天子脚下,还是选直隶人当状元好。”慈禧太后遂挥笔圈定,刘春霖为一甲一名状元。这一年刘春霖32岁,时间为光绪三十年五月。

虽为状元郎,但刘春霖秉性正直,不能掌握奉事,多次错失提升机会,而他心情淡然,一心只为办学育人。宣统元年,即公元1909年,刘春霖担任直隶高等学堂监督,在任期间,他聘请了外籍教师,开设了两门外语,培养了一大批人才。

公元1912年2月12日,在孙中山革命党的隆隆炮声中,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宣布退位,这标志着统治了中国267年的满清政权被推翻。袁世凯因耍尽权术,逼迫宣统退位有功,按照原先的南北议和条件,取代孙中山成为临时大总统。

袁世凯上台后,组建总统办公室时,想到了前清状元刘春霖,便邀请他到总统府来,做了总统府的内史。期间,刘春霖看出了袁世凯称帝的野心,对其感到非常失望,毅然辞职。

刘春霖离开总统府后,到中央农事试验场当了场长。中央农事试验场,即今天的北京动物园。

公元1918年,民国大总统河间人冯国彰辞职后,徐世昌经皖系军阀操纵的国会选举为总统。登上宝座之后,徐亲自到刘府相请,刘春霖感其真挚,遂又复入总统府,继续担任秘书,为徐世昌处理日常公文,并兼任中央农事试验场场长之职。期间,刘春霖曾两次代大总统徐世昌赴山东祭孔,顺便行体察民情之事,可谓荣耀之至。

1922年,第一次直奉战争后,直系获胜,控制了北京政府。曹锟、吴佩孚指责徐世昌就任总统非法。徐世昌被迫辞职。徐世昌下野后,刘春霖便再度辞去总统府内史之职,同时也辞去了中央农事试验场场长职务,从此过起了隐居生活。

1932年3月9日,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我国东北以后,在长春建立伪满州国,前清末代皇帝溥仪二度登基,在日本人的安排下,任伪“满州帝国皇帝”,改元“康德”, 同时任命郑孝胥为总理大臣。郑孝胥,福建人,清光绪八年考中举人,为乡试解元,后以举人身份担任李鸿章幕僚。郑孝胥非常喜欢刘春霖的书法,对刘春霖评价极高。这次出任伪满州国总理大臣后,力邀刘春霖赴任。刘春霖说,过去宣统是清朝的皇帝,我是他的臣子。如今他是日本人的傀儡,依附他就是背叛国家,给再大的官我也不干。他当场拒绝了郑孝胥的邀请。

1937年7月7日,北平暴发了震惊中外的“七七事变”, 二十九军拼死抵抗。刘春霖亲赴前线,慰问将士,并为部队捐资,高度评价二十九军的抗战行为。最终,二十九军寡不敌众,奉命南撤,北平沦陷。日寇在北平烧杀抢掠,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反抗。但是,一些民族败类,却失去了民族气节,投降日寇,充当汉奸,与刘春霖同为甲辰恩科进士的王揖唐,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1937年,日寇侵占北平后,王揖唐等认贼做父,在日寇的操纵下,成立了“华北政务委员会”,孝忠于日寇。为了拉拢名人支撑门面,他们第一个就想到了末科状元刘春霖,并亲自登门游说。刘春霖看他想拉自己当汉奸,不禁怒火中烧,蓦地从藤椅上站起来,将一杯茶往地上一泼,厉声说道:“我刘春霖誓不依附外国人!”说完,背向王揖唐,再不开口。

刘春霖痛感国民愚昧,国势衰微,努力探求救国之路。他不求高官厚禄,却始终潜心教育,多次捐资兴学。曾在家乡今天的付佐乡北石宝村修建了一所小学堂,供本村及周边村的孩子们读书。学堂的房屋、桌椅、教具,均由刘春霖出资购置。学堂虽不很气派,但他为学堂题写的“铸才炉”三个鎏金大字匾额,悬挂于校门之上,倒也显得庄严、典雅、辉煌。学堂立一方石碑,刻有刘春霖书撰《劝学篇》,刘春霖还让他的大女儿担任校长。凡本村学生,学资均由刘春霖负担。这所小学,是当时肃宁县唯一的一所“义学”。

刘春霖不仅在家乡兴学,辛亥革命后,还在北京建了一所“燕冀中学”,供同乡在京子女学习。这所中学分为男、女两校,男校在外城广安门大街,女校在内城西什库后街。刘春霖为建校捐款赠书,并担任“燕冀中学”董事会董事。时间不长,这所中学在京有了名气,规模日益扩大。后来,生源不仅限于河北一省,还吸收了其他省市的学生。特别是女校,是北京较早和最有影响的私立学校之一,现为北京第十四中学。
1942年,一说1944年,刘春霖由于心脏病突发,病逝于北平。

刘春霖虽未做过什么高官,但其不惧淫威,誓死不为日本人做事的民族气节一直受到后人的敬佩。其修身治学的功绩,也受到后人的尊敬。他的小楷书法流传至今,后人多有临仿,其家乡付佐乡北石宝一带至今仍保持了浓郁的学风。


头条新闻